麥肯咨詢在線客服
麥肯咨詢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一掃,添加麥肯咨詢微信公眾號

聯系我們
 客戶熱線
0871-63179280
 地址
昆明市永安國際大廈33樓01室(穿金路小壩立交北側)
 傳真
0871-63179280
大變局中的西部機遇—產業視角的分析
來源 Source:昆明麥肯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日期 Date:2019-11-08        點擊 Hits:176

 

大變局中的西部機遇—產業視角的分析

?馬潔?管理50人?

2019年9月21日,在蘭州大學管理學院順利舉行的第六次“中國管理50人”論壇2019(下)上,新疆財經大學馬潔教授發表了題為“大變局中的西部機遇—產業視角的分析”的精彩演講,并與參會人員進行交流與分享。以下內容整理自現場演講,有刪節。

?

學者簡介

馬潔,經濟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新疆財經大學校友總會會長,全國MBA教育指導委員會委員。曾任新疆財經大學工業經濟系副主任、科研處副處長、處長、研究生處處長、MBA學院院長,擔任多家銀行和上市公司獨立董事。主要研究方向:企業戰略、人力資源開發與管理。

?

我覺得大變局時代的到來也預示著西部發展機遇的來臨,歷史總是這么具有周期性,也可以說是“天助西部也”。這兩天晚上我看了篇文章,主要是說中國的氣候歷來以秦嶺為分界線,一側溫暖濕潤一側則是干旱寒冷,而這幾年豐沛降水不但過了秦嶺而且還穿越青藏高原并且在新疆的兩大盆地降雨,西北地區降水量出現明顯的變化也影響到了甘肅新疆等地植被的恢復和向好,大自然以幾百年為單位進行轉變,這篇文章認為大陸型氣候最好時期的臨界點即將到來,事實上以我的感受轉變確實在進行中。以我生活的烏魯木齊為例,這些年雨水確實多了起來,冬天也沒有過去那么寒冷、干旱,整個西北地區正出現一種變暖變濕的新趨勢。這種氣候的變化將為助力西北地區的發展帶來自然和氣候上的機遇和條件。下面,我將從“海防”與“塞防”之爭、“海權”與“陸權”之爭以及西部發展的產業機遇這三大關鍵的視角來分析未來西部發展可能面臨的機會。

?

一、晚清“海防”與“塞防”之爭


講到西部,我先講講最西邊的新疆,講講一百多前發生的“塞防”與“海防”之爭。19世紀70年代中亞浩罕汗國阿古柏入侵新疆并占領了新疆南部地區,當時擔任陜甘總督的左宗棠上書朝廷要求收復新疆。但是不巧的是1874年臺灣被日本占領。在這種緊迫的局勢下,清廷內部爆發了一場關于“海防”、“塞防”的爭論。當時直隸總督李鴻章認為“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土地瘠薄,人煙稀少。收復只會拖累國家財政,并且有傷與俄國人的“和氣”。但是左宗棠一派認為“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衛京師”。所以說,新疆不能丟,當務之急是要收復新疆。最后爭論的結果是朝廷只給了左宗棠500萬兩白銀收復新疆,剩余的軍費是左宗棠通過胡雪巖向英國銀行借的高利貸,在收復新疆中,左宗棠一共向英國銀行借貸達到一千八百萬兩。左宗棠借的是高利貸,不僅要還本金,還要承擔高額利息。左宗棠先后四次借貸,還專門找利息高的匯豐銀行,比其他外國銀行利息要高很多。那么為什么要專門找利息高的匯豐銀行呢?向匯豐銀行借款,也是將匯豐銀行背后的英國卷入西征中,讓英國和我們站到統一戰線上。因為當時南疆實際上是由英國人影響和控制,北邊是由沙皇俄國控制。英國人借錢給他以后,如果收不回來這錢就等于打了水漂。當時他讓劉錦棠帶領著湘軍部隊先平定了南疆,倒過來迫使沙皇俄國把伊犁還了回來。講到“塞防”與“海防”之爭,一定要講講黃河河源與昆侖,黃河數千年來一直是中國文化和王朝皇脈象征。秦漢以降,尋找黃河源頭并加以祭祀,便成為皇權天授,天子正統性的直接體現,為國之大事。自漢武帝起,歷代王朝都把黃河源頭認定在目前起源于昆侖山、帕米爾高原山麓流經塔克拉瑪干全境的塔里木諸支流。而昆侖山是張騫出師西域時發現并經漢武帝確認在西域,昆侖是座神話之山是中國上古文化中運化文明、締造萬物的仙山圣地,中國上古神話中黃帝、昊帝、伏羲、后羿、嫘祖、女媧和西王母等華夏赫赫先祖大都來自這里。古代中國人數千年來還始終堅信不疑,華夏一脈黃河的發源地也在昆侖山。如此一來,華夏先祖圣人,以及一切神圣美好的事物都與昆侖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以昆侖山為代表的西域自然也就成為所有中國人心目中神圣而又神秘的一方凈土。

晚清新疆省的出現與保有便是幾千年來中國與昆侖、河源有關統治哲學的現實反映。左宗棠平定新疆其實有著中國歷代王朝統治哲學方面根深蒂固的考慮,那就是保住河源、昆侖,保住國脈,維護清王朝皇權天授的道義。以保清王朝萬世基業。

通過這則歷史故事我想表達的是什么呢?站在國家的角度講,100年前的西部都重要到無法丟棄,更何況是當今時代呢?

?

二、建國以來的“陸權”與“海權”之爭


下面,我想講第二個問題“陸權”與“海權”之爭。中國有漫長的陸上邊界線還有漫長的海岸線,我們國家一直是個海權與陸權復合型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中國大致經歷了兩個階段,我總結分別為“陸權”為重與“海權”為重階段。今天我們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我們也可以將“一帶”理解為“陸權”,“一路”為“海權”,“一帶一路”可以理解為陸權與海權的結合。,建國以后到1978年,我們一直是一個“陸權” 為重國家,主要表現為陸軍實力強大,經濟建設主要聚焦于內陸地區。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什么呢?當時中國是想朝著大海發展,但是美國圍堵我們不讓我們這么做,所以我們只能選擇面朝大陸發展。以今天我們開會所在的蘭州為例,1978年前蘭州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業城市,經濟產值非常高,這是“陸權”為重的結果。比如“一五”計劃時期的156項重大建設項目中一部分就落在西部包括蘭州,再比如三線建設等,這一決策使過去幾乎沒有工業的西部地區建起了一批輕、重工業,因此蘭州也借勢強大起來。但是1978年改革開放以后中國要發展市場經濟,考慮效率蘭州就不行甚至比不上沿海義烏這樣的小城市了。以我知道的信息來看,去年、前年蘭州的人口是以萬為單位的個位數增長,長此以往,會制約西部的發展。

而1978年改革開放之后中國的發展是一個面向大海,事實上追求“海權”的過程,具體表現為如今海軍建設的強大,沿海地區經濟投入產出比更高、效益更好。我在復旦求學的時候,跟著導師寫過一本書叫《中國沿海發展戰略》,我們目睹了東部沿海地區的蓬勃發展,但2010年中國GDP成為世界第二后,美國認為我們挑戰著他的霸主地位。而且美國也看到了中國面朝大海的發展更有效率,所以他們才想方設法地阻擋中國的發展和崛起,不讓我們面朝大海發展。今天的香港問題、臺灣問題,其實都是美國在阻擊中國的崛起,妨礙我們面向大海。所以,中美貿易之爭的大變局使我們不得不去重新思考、籌謀,逼著我們在向東看的同時再次面向內陸、面向西部發展。這半年時間里,習近平總書記就去了兩趟中亞和俄羅斯地區。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講中西部的單位效益沒有東部好,但是我們還是要轉向大陸發展的原因。所以,對于西部地區而言這就是我們的發展機會。

?

三、西部地區的產業發展機會

?

最后我想講一講中國重新重視“陸權”,我們如何將其轉化成為產業發展的機會。我舉個例子,目前我們國產的C919飛機已經有五架在試飛了,但是美國肯定不會給我們進入歐美市場的適航認證,至少短期內是不會的。那么,飛機如果無法在國外運營怎么辦呢?只有一個辦法,而且這個辦法對于西部的城市來講是一個機遇,比如說昆明和烏魯木齊,我們將來從國內飛往西邊的國際航班一定是先用C919飛到烏魯木齊或者昆明,然后再換乘波音或空客飛機繼續飛出去,那么烏魯木齊或是昆明作為中轉站就會聚集與航空服務等相關行業,與此同時也帶來大量的人流、物流。目前烏魯木齊的機場正在擴建,其第四號航站樓及兩條跑道就投資了400億,建成以后預計它的年客運吞吐量可達5000萬人次。跟烏魯木齊這座小小的城市相比,5000萬人次其實是國家大戰略方面的體現。再講中美貿易戰,進一步逼迫我們要擴大內需。那么,我們怎么擴大內需呢?大概在兩個月前,中國工程院組織了一場專家論證會,從渤海提送海水淡化后輸送到西北,叫東水西送,其實好多年前就搞過類似引渤入疆東水西送的工程項目論證研究,盡管只是研究,這一項目也是擴大內需的方向之一吧,還有就是炒的沸沸揚揚的紅旗河工程,簡單的講就是先從雅魯藏布江處取水,途徑怒江、瀾滄江等隧道、水庫,最后到達甘肅、新疆,我覺得如果先不考慮涉外交涉這倒是完全有可能實現的,這種做法使得其中一部分原本流入國外的水轉而流入甘肅、新疆,其實也是擴大內需的一條道路吧。

30年風水輪流轉,就像我開頭將的西北近些年氣候變暖變濕的演變,天助西部,我希望西部發展會好一點,謝謝!



黑龙江22选5